外媒:美国医院拉响警报 因新冠肺炎疫情不堪重负


“(这项研究中)我们用细胞病变实验来高通量筛选可行的位点,细胞病变为阳性,细胞不病变为阴性。

这让周德敏陷入涉嫌学术造假风波中。

3月12日,纽约州州长科莫在发布全州宣布,禁止超过500人集会的禁令。但他同时说:“大家的生活不应该受到太大的影响。”到了美国当地时间22日晚,纽约市开始“软封城”:所有“非必需”工作的员工都要留在家里。

“家里药物只有泰诺,之前一瓶还有剩。外面药店的常规药物都被抢光了,短期内可能一直没货。”Wendy无奈地说道。

“对于Bik的质疑,我们都作了回答,都是图片用错的问题。有的是不小心用错了,有的是本该用同一张,比如我们做筛选,一次筛选500个样品,用1个对照,讨论的时候几十个样品、几百个样品,都用这1个对照,就会导致图片重复。这些错误不会影响结论。发表的(论文)结果都没有问题。”

3月27日早上,Ella按照惯例和远在成都的父亲通了视频电话。父亲反复叮嘱女儿“安心在宿舍待着,不要担心”。然后,父亲又给女儿演示了一边戴口罩的正确方法。

然而,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。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除了在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,被质疑的还有周德敏作为通讯作者或合作作者的另外5篇论文。

1、上班族:上海姑娘Wendy